21 February 2011

Happy 兔ear 2011



想不想知道流鼻血的感觉?他娓娓道来

呵呵,如果有天我真的有如此机会让自己流鼻血,
我一定要模仿上图的兔男。

一边流鼻血,一边掉眼泪。

下半身的话我可能会考虑链接以下几项遐想选项:
1. 给我的吊打枪
2. 给我的性伴侣口交
3. 做爱

如果我选项一,
那感觉爽呆了,站着镜子前不停地抚摸自己粉嫩的乳头,刺激着没有感觉的数以千计的毛孔;聆听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以厚实的掌心摩擦着自己那话儿。啊~!

如果我选项二,
我会要求他给我来个冰火九冲天,犹如《晚娘》悲剧中...要拥有冰块在炽热的肉条上瞬间融化及那游刃在刹那冰疼与痹酥之间的快感。

如果我选项三,
这个应该不成立,因为我不该拥有图上的这种表情。

既然是痒了,那么就不应该遏抑自己;
扒了,就爽了。

既然是遐想,那么就不应该逗留太久;
醒了,就好了。

既然是遥远,那么就不应该了解太多;
过了,就忘了。

既然是怕血,那么更不应该想留鼻血;
了了,想多了...

1 Comments:

At 8:19 pm, Blogger Kahlei said...

哈哈。。。真是乱乱来~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

Layo & Bushwacka! - Sunshine In Ipanama .mp3
Found at bee mp3 search engine